为什么人越老越信命?为什么很多人都喜欢算命?

其实,“我命由我不由天”可能是个伪命题,我们不仅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甚至无法决定日常生活中的很多小事。这听起来好像有点悲观。那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我们究竟能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呢?答案是:能,但这是有前提条件的。

你的每项决定,其实都是“事后诸葛亮”

实验结果显示,在受试者报告自己要做出动作的几百毫秒之前,大脑就已经产生相应动作的脑电信号了。也就是说,这些受试者并非有意识地做出这些动作,而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就已经做出了做动作的决定,然后大脑再对这个决定做出解释。

从这项实验可以看出,我们的行为不一定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我们只不过是在执行大脑已经提前决定好的事。具体来说,无论是做简单的按键动作时,还是做相对复杂的数学运算时,我们的大脑都会先悄悄地做出一个决定,再把这个决定“用信封密封好”,交给大脑的理性决策系统,然后理性决策系统会根据这个决定从记忆中调取相关素材,再用逻辑这个工具把跟这个决定有关的素材组织起来,最后让语言系统把“信封里的内容”念给我们听,并让我们感觉像是自己做出了决定。但实际上,这种“我的一切我说了算”的感觉只是一种错觉。

为了避免或减轻负面的情感体验带来的痛苦,人类又进化出了一种用来应对自己行为的后果的心理机制——归因。人们在得知自己的决定错了,尤其是看到自己的行为酿成严重后果的时候,就会在内心给自己编一套理由和说辞,来应对自己行为的后果。

一种是外部归因。具有这种归因倾向的人会将不好的结果归咎于他人、环境等外部因素,认为自己没有一点责任。我曾经给一个女孩做过咨询,她工作很不顺利,一年被辞退了好几回,因为她在工作中经常严重拖延,还会犯一些低级错误。有一次她去甲方单位签合同,居然把合同带错了,惹得老板非常生气,随后就被辞退。在咨询过程中,我发现她总是将自己工作上的种种不顺都归咎于老板或者同事,觉得自己换一家公司就会好起来,但结果她还是一直在重复同样的命运,她对自己的问题毫不自知。实际上,不管是拖延还是犯低级错误,都是她在表达愤怒。她从小就不断地被父母教育要听长辈的话,听兄长的话,听领导和老师的话,不能反抗,所以即使在工作时感到不开心,她也不敢表达,只是忍气吞声,把心中的愤怒压下去。心中积压着愤怒,她的大脑便悄悄做出拖延、不合作、故意犯错的决定,以此来表达她的愤怒,只不过她的理性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用“都是别人的错”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另一种是内部归因。具有这种归因倾向的人会主动承担责任,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倾向于认为自己应该为错误负责,同时他们相信自己一定能改善局面,并积极采取行动来弥补错误,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但是也有一些人,他们同样认为自己应该对错误负责,但他们并不是就事论事,而是自责和自我惩罚,认为自己怎么这么没用,为什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等等,将自己贬得很低。

可见不管是外部归因还是内部归因,走到极端就会产生问题。而如果我们每次遇到错误和挫折后都要进行思考与归因,那么这既会让我们的大脑耗费大量能量,还会浪费大量的时间,让我们错失生存下去的机会。因此,出于“以活着为第一要务”这一生存法则,我们的大脑又进化出一项功能,那就是将归因进行抽象简化,这样我们每次遇到类似状况时,大脑就会朝着同一方向自动化归因,以避免大量思考,节约能量,这就是我们的信念系统。比如那位经常被解雇的女孩,她的信念系统就可以概括为“都是你们的错”,只要再遇到相似场景,她的大脑就会自动调取出这个信念系统并执行,可悲的是,她自己都不清楚这整个过程。

信念系统:为什么有些人的观点很难转变?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我们的现实经验与信念系统产生了矛盾,该怎么办?实际上,当你做出错误的决定,并因此遭遇挫折与打击时,你不但会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还会感到自己大脑里原有的观念和思维方式与实际经验产生了剧烈的冲突。这种冲突会强化你内心的焦虑与不安,继而引发懊悔、内疚、自责、失望等复杂的情感体验。这种状态在心理学上叫作“认知失调”。

原来有这样一些人,当事实与他们深信不疑的信仰产生冲突时,他们更倾向于为自己找借口、辩护和解释,而不是改变自己的信念系统。

人们在发现自己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时,不会改正自己的错误,反而会更加坚持自己的错误判断,在错误的道路上一条道走到黑。实验中那些只拿到1美元报酬的受试者的心态和基奇的信徒的心态是一样的,这些受试者明明感受到了不公平,感受到了焦虑,感受到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说“你得诚实点”,却不愿意诚实,因为诚实需要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承认自己很愚蠢,这是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的事实,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对自己的评价自己总是比对别人的要好。

究竟是谁在替你做决定?

所谓命运,一般由三部分构成:一是决定,二是行为的结果,三是对行为的结果的解释。通过实验,我们知道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可能是个伪命题。首先,我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其次,行为的结果是概率事件,我们的行为最终导致什么结果,有时候是环境决定的;最后,对结果的解释才是我们人类最擅长的,也是我们最能掌握的。

我问她:“你大学毕业后决定回老家当公务员时,是怎么考虑的?”

她脱口而出:“女孩子嘛,工作还是要稳定一点,这样有安全感。”

我又问她:“这是你的想法?”

她意识到,原来在她的大脑里替她做决定的人是她的妈妈。比如回老家当公务员这件事,这并不是她真正喜欢的,只是她的妈妈还住在她的大脑里,替她做了这个决定,“公务员工作稳定,有安全感”只是她用来说服自己的理由。

或许你已经感觉到了,在我们的大脑里替我们做决定的,是我们过往的经历和体验,而这些经历和体验都离不开我们生命中重要的人和事,尤其离不开我们的父母。我们真正的声音,可能早已淹没在他人的意见中。

既然我们连自己的命运都决定不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先别急,谁说命运无法改变?虽然我们不能完全掌控命运,但我们可以影响命运的走向。

回到命运的三要素:决定、行为的结果、对行为的结果的解释。在这三要素中,行为的结果我们掌控不了,但其他两个要素是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掌控的。一方面,对自己下意识做出的决定,我们需要觉知,需要看见,需要在深度的自我分析和细致的觉知中逐渐领悟;另一方面,解释行为的结果时,我们首先要有勇气直面结果,并做出详细的复盘,尽量排除信念系统对我们的影响,通过行为的结果学习、成长和进步。